《大明星的上門龍婿》 小說介紹

主角是陳北鬥,蘇可盈的小說叫做《大明星的上門龍婿》,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虎頭蛐蛐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大明星的上門龍婿》 第2章 免費試讀

陳北鬥倍感詫異,在他印象裡此人極為勢利,冇想到關鍵時刻如此仗義。

王雲閣曾經是蘇家旗下凱悅娛樂的藝人,新人時期陳北鬥給他過經紀人,初期雙方緊密合作,大有崛起之勢,結果心生嫉恨蘇家人和蘇可盈傾慕者暗下黑手,把他和手下的幾個新人坑得死去活來,令陳北鬥在圈內留下了“新星殺手”的赫赫威名。

凱越娛樂順勢開除陳北鬥,王雲閣沉淪了好幾年,直到最近傍上了一個有名的富婆,纔有翻紅的跡象。

竹苑會館。

寬闊奢華的包房裡坐著四五個男男女女。

陳北鬥剛一踏進房間,王雲閣衝上來,熱情無比地給了他一個熊抱,好像過往的嫌隙從不存在。

他拉著陳北鬥坐在沙發上,一臉唏噓:“當年我還是個毛頭小子,剛進娛樂圈屁事不懂,到處惹是生非得罪人,要不是陳哥你和盈姐提點保護,早被人收拾了,哪有我今天!”

“我還尋思這幾天就去看你們呢,冇想到盈姐出了這檔子事,唉,好人冇好報啊!”

陳北鬥這一日間嚐盡人情冷暖,關鍵時刻親奶奶都靠不住,想不到出手的竟是當初最看不上的王雲閣,心中為之一暖。

兩人又聊了一陣,陳北鬥稍顯尷尬地說出來意:“雲閣,你應該知道我正在四處借錢給可盈湊醫藥費,你在微信裡說你能幫我解決?”

王雲閣胸脯拍得啪啪響,瞪著眼睛道:“那是我姐,我能不解決嘛!”

他回身從助理手中接過一份借貸合同,遞給陳北鬥,滿臉愧疚地解釋道:“我吧,最近是掙了點錢,但是玩得也瘋,開銷有點大,羊糞蛋子表麵光,兜裡冇剩下幾個子兒!”

“可盈姐出事我也不能乾看著,我做擔保,找做金融的朋友要了個低息貸款,我這個朋友絕對可靠,你放心,才三分利,和那些校園貸、裸貸、網貸之類的不一樣,絕對合規合法!”

陳北鬥仔細翻看了一下薄薄的幾頁檔案,確實是百分之三的利息,三年之內還清,文字上也冇有隱藏的花招或陷阱,非常正規的一份借貸合同。

雖然和想象的不太一樣,但盈盈還在醫院等著救命,他冇有挑挑揀揀的資格,在王雲閣熱情地指點下,迅速簽署了合同。

王雲閣把簽好的合同交給助理,一臉鄭重的承諾:“我馬上通知我朋友打款,陳哥你放心,絕對不會耽誤盈姐治療!”

“錢要冇到,你儘管找我!”

陳北鬥懸著的心放下一半,千恩萬謝的告辭離開。

他冇有看到,身後王雲閣臉上笑容散去,眼神凶狠得像一頭餓狼。

剛回到家門口,手機叮的一聲。

王雲閣發來一張彙款截圖,上麵“黑虎金融”已經將一百萬已經打到了凱悅娛樂戶頭上。

陳北鬥眉頭一皺,心說怎麼打到了蘇家的賬戶裡,不過也就是多轉了一道手續,問題應該不大,明天一早去蘇家提款就好。

......

第二天一早,陳北鬥簡單地收拾了一下,急匆匆地趕往了公司。

“提款?”

女會計一臉驚詫地盯著陳北鬥,彷彿他不是來提款,而是來打劫。

“昨天確實有黑虎金融的一百萬到賬,但根據跟公司的財務流程,這種額度款項的支取,需要董事長的批準。”

“那是給我媳婦的救命錢!”陳北鬥捏著拳頭喊道。

女會計一扶眼鏡:“拿董事長的批條來!”

蘇家會客室,公司掌管財務的副總蘇鵬飛,也是蘇可盈的堂哥,一副公事公辦的語氣:

“什麼叫你的錢,到了公司的賬上就是公司的錢,而且陳北鬥你彆忘了,按照蘇可盈和公司簽的合同,所得酬勞她和公司五五分成,剩下的她要再分一半給經紀人。”

“算下來,就算能確定那是她的收入,也隻能給你提25萬,還冇算上個人所得稅!”

“什麼叫借的錢不是片酬,借的錢那也是收入!”

萬萬冇想到蘇家會來這套,陳北鬥渾身發顫,目光轉向老太太,哀求道:“奶奶,那是盈盈的救命錢,算我求你了行不行!”

想著急救室蘇可盈慘白的麵容,陳北鬥什麼尊嚴體麵都顧不得,噗通一下跪倒在蘇老太太麵前,不停地磕頭。

蘇老太太不為所動:“既然有規矩,就按規矩來,不能因為某個人就壞了章法,不然這麼大個企業還怎麼管理!”

陳北鬥一聽這話,如同一桶涼水潑頭,同時一股火氣上湧,就要跳起來和老太太玩命。

她這是要坐視自己孫女去死!

就在這時,蘇老太太的話鋒又轉了回來:“可盈畢竟是蘇家人,人心都是肉長的,我也不是不能通融,就看你願不願意為蘇家做貢獻了。”

陳北鬥霍然抬頭。

蘇老太太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語氣淡然地說道:“東南文創钜額投資的古裝劇《蔡文姬》立項了,蘇家正在全力幫可語爭取女三這個角色,不過競爭很激烈,徐導嘛,這個愛好也有點特彆......”

“你雖然是個廢物,乾啥啥不成,但這張臉還算生得不錯,身材也說得過去,徐導不知怎麼看上你了,指明要你陪他一晚,就優先考慮可語。”

“機會給你了,自己看著辦吧!”

“《蔡文姬》女三的合同拿回來,一百萬馬上打給醫院!”

說白了,就是要他去當男公關賣屁股!

泥人也有三分火氣,著實被她的操作噁心到了,陳北鬥冷冰冰地盯著蘇老太太:“這麼對待親生孫女,就不怕遭報應嘛!”

蘇老太太漠然回覆道:“不想去可以啊,蘇可盈等死吧!”

陳北鬥呼吸一滯,無論如何也不能眼睜睜看著老婆去死,攥著拳頭轉身出了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