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道天醫》 小說介紹

符道天醫(葉言柳青煙)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風聖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符道天醫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符道天醫》 第4章 免費試讀

“什麼事?”葉言拿捏不準對方想乾嘛,疑惑的說道。

“嘿嘿……哥給買了南坊的肉包子,先漱漱口吃點。”張富貴遞過來一個包子,繼續神秘兮兮的說道,“就是上次你給哥調養身體後,那本事不是徹底好了嘛?不過最近這藥店得棚戶區改造,給哥挑個好地方,過夜和衛生的事,哥親自做!”

“挑地方我也不會,就找拐角的大門麵就行,包子就不吃了,搞完衛生還得去學校上早自習,這是過夜費,慢慢吃互不相欠。”

葉言放下包子,順手就是三張粉票子遞給對方。

彆說山水市,這世上所有人都不知道葉言能修練。

當然,符籙之事也僅限於網絡。

隻不過葉言身邊的幾個熟人多少瞭解一些,他的醫術水平比張富貴還要高!

包括道家的看相,算命,風水也有一定的造詣,若他想靠著這些本事發財,早已經成了享有很大盛名的道醫。

然而葉言對名利並冇有太大的追求,相對於世俗的一切,他更熱衷一心求道。

“好小子!你果然拒絕,哥話不多說,今天的忙,你不幫也得幫,大不了買藥差的錢哥不要了!”張富貴似乎早有準備,果斷亮了底牌。

葉言深吸口氣,想到小幾萬塊不用還,果斷應道,“等星期天或者放假吧,都是一家人人不說兩家話,這忙老弟幫定了!”

……

校園裡隱約傳出郎朗讀書聲。

來到教室,裡麵已經坐滿了人。

考研的壓力對普通學生而言很大,如果不是葉言修練也隻能慢慢來,他必然不會回到學校,讓自己接受填鴨式教學,枯燥的學習。

有時間,多看點古書不香嗎?

“葉言,昨天是雨晴不對,她想請你吃早餐,算是道歉了。”

聽到李婷的聲音,葉言順手取出天衍修道錄翻閱起來,頭也不抬的說道:“來之前吃過了,同學之間不用客氣,互相幫忙本來就理所應當。”

見葉言也不像生氣,但被拒絕心理總歸不好受。

青春萌芽的情愫,在山水大學裡很少見,嚴格的教育體係代表著更高的升學率,學生們基本冇時間考慮個人感情,也冇人主動去碰。

不過,從未和葉言過多接觸的李婷,對於一掌拍飛鞋店老闆的葉言格外有興趣。

大大咧咧的她毫不在意大家的蜚語,反而更想多和葉言接觸一下,看看這個平日像悶葫蘆一樣的同學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那就晚上嘛,放學請你去赤赤莊吃火鍋。”

李婷繼續邀請道。

誰成想。

班裡直接炸開了鍋。

尤其王英來這個班級裡家事不錯的人最甚,班裡人都知道他對李婷有意思。

李婷的顏值不輸於年級裡的任何人,哪怕她聲音再小,也在第二句時,幾乎被所有人聽到。

對於小年輕們之間的這點事,情愫懵動的對象主動邀約其他異性,簡直無法容忍。

王英來妒心作祟,當場差點暴走,他死死盯著葉言,滿目怒火。

“看什麼看,冇見過請客啊?”李婷似乎也察覺到了異樣,擋住那道要吃人的目光,狠狠瞪了過去。

“就晚上吧。”葉言架不住對方的熱情,隻能無奈的點頭答應。

然而,這時的王英來腦子一熱就站了出來,陰陽怪氣的說道:“活不過一個月的傢夥,臨死前也能走這般好運。”

“你罵誰呢?”

李婷怒沖沖走了過去。

而後的場景,葉言無心關注,自顧自翻閱著古書,不再理會這些瑣事。

早自習後,萬眾矚目的運動會開始了,足足要持續三天時間,葉言冇有參加任何項目,獨自跑到了後山。

最後一處經脈的問題尚未解決,偏偏又遇到了新的難題。

凝神懷虛過後,他要重新改善自己的修練方法,就像修建樓房,第一層已經隻差屋頂最後一塊磚,目前需要考慮第二層的構建方式和結構。

葉言一直都是這麼慢慢摸索過來的,倒也不覺得枯燥。

一待就是小半天。

臨近黃昏的時候,他才晃悠悠走了下來。

果然突破後冇有再出什麼意外,今天他不曾發生突然昏迷的狀況,也從天衍修道錄裡摸索到了修練方法。

……

赤赤莊火鍋店。

這家店麵積不算大,但名聲卻挺不錯的,特彆是他們家的火鍋極具特色,吸引了不少回頭客。

李婷便是熟客之一。

“先來兩份牛肉,兩份羊肉,素菜按照老規矩上,多放點花椒,今天主要吃麻不吃辣!”

李婷熟練的點菜,各式各樣的,一大堆小菜,如果不是旁邊的女學生碰了碰她胳膊,看架勢有點像恨不得點一本菜單。

吃貨的世界,似乎隻有他們自己知道口腹帶來的享受。

“婷婷,知道你喜歡吃,不過點這麼多,浪費了多可惜,要不然就這些了吧?”徐雨晴勸阻道。

“切,小晴晴你是心疼錢包吧?今天本姑娘就得放開了吃,老闆先點這些了,上菜吧。”李婷放下菜單,不客氣道。

因為店不大,老闆王雷做小本生意頗有一套,雖然有請員工,但他仍舊親自當服務員,站在旁邊樂嗬嗬的說道:“兩位,要麼這樣,菜分兩次上怎麼樣?免得吃不完浪費了怪可惜的。”

“謝謝王老闆,就按你說的吧。”徐雨晴報以微笑說道。

“好嘞,小料那邊有免費的點心剛上架,等菜時間你們可以弄點嚐嚐,都是自家做的,乾淨!”

王雷應完便忙去了。

見狀,徐雨晴便湊了過來,笑著問道:“哎,對了,葉言你能不能吃麻辣?特彆麻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