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霽知道趙輕丹是掛念故人,畢竟這麼多年未曾相見,思念故人也確實無可厚非。

“你若是真想去見林葉也不是不可。”慕容霽終是妥協道。

趙輕丹有些驚訝地看嚮慕容霽,對方也在溫柔地看著他:“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旦有什麼危險一定要先保護自己,我到時候會陪著你一起去。”

慕容霽十分瞭解趙輕丹的性子,一重義氣講情義,嫉惡如仇,遇到什麼危險總是想著先顧全身邊的人,但是慕容霽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趙輕丹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好,我答應你。”趙輕丹握住慕容霽的手,眼中浮現出溫柔如水的光。

慕容霽輕笑一聲,將趙輕丹攬入懷中。

雖然答應了趙輕丹讓其前去和林葉談判,但是為了保證趙輕丹的安全,謹防李默耍什麼詭計,慕容霽必須確保此事萬無一失。

於是連夜組織了一百餘人的軍隊天不亮就前往風行鎮酒樓勘察周圍情況,排查周圍有冇有渝北軍的埋伏,隨後讓軍隊偷偷埋伏在周圍隨時保護。

打點好一切之後,慕容霽便陪著趙輕丹前往章兩軍駐地之間的風行鎮酒樓。

一行人提前到了酒樓,紅某帶著其他三名鳳衛貼身保護趙輕丹,慕容霽看著趙輕丹走進酒樓之後便在附近一間茶水鋪坐著,以便能隨時觀察到酒樓的情況。

“王爺,渝北那邊的人已經來了。”一小將士跑過來低聲對慕容霽說道。

慕容霽垂眸:“確定隻有林葉一個人?”

“隻帶了昨日來軍營的那個謀士。”小將士繼續說道。

慕容霽微微頷首,揮了揮手示意對方退下,小將士恭敬地拱了拱手,退了下去。

周圍來來往往的行人嘰嘰喳喳地議論著家長裡短。

慕容霽端起杯中的清茶抿了一口,有些苦澀,蹙了蹙眉,抬頭看向不遠處的鎮酒樓,正巧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趙輕丹帶著紅茉和三名風衛跟著酒樓掌櫃上樓,路過二樓樓梯,窗戶開著,剛好能夠看到外麵的光景,一回頭就看到慕容霽正在不遠處眼角含笑地看著自己。

“等我。”趙輕丹做了個口型。

慕容霽勾起唇角,眼底是化不開的柔情。

兩人一言一語之間濃濃愛意似乎要將人溺死似的。

“就是這裡了。”酒樓掌櫃領著趙輕丹來到二樓最後一間雅間,轉頭對趙輕丹說道。

“多謝掌櫃。”趙輕丹笑道。

“姑娘客氣了。”掌櫃笑了笑,“有什麼事可以吩咐店小二。”

“好。”趙輕丹笑道。

掌櫃點了點頭,轉身走了。

趙輕丹站在門前,不自覺地屏住了呼吸,心中似有海浪翻湧。

紅茉看了趙輕丹一眼,揶揄道:“想不到我們平素天不怕地不怕的王妃也有緊張的時候。”

趙輕丹嗔怪地瞪了紅茉一眼:“我與義兄多年未見,當年他多次有恩於我,我卻一直未曾有機會報答於他,此次為了兩軍交戰一事,義兄想必也是殫精竭慮,現如今我二人站在對立麵,我一時間真有點不知如何麵對他......”

紅茉當然明白趙輕丹的處境,與昔日好友親人“反目”,換作是誰心中都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