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間他們一起走進了屋裡,大家都在等著他們。

看到他們倆來了,大家拉著們一起狂歡,聖誕PARTY的氣氛拉滿。

……

夢琪姐妹在辦公室裡忙了一夜,困了辦公室有簡易的床和沙發,她們將就著睡一會。

到了快天亮時,夢琪和夢瑤都熬不住了,便一個睡床,一個睡沙發。

可冇睡多久,夢瑤就被自己的手機鈴聲吵醒。

她從沙發上坐起來,拿出手機接了。

對方聲音急切地說:“三小姐,你快回來吧。二先生他正在主樓,說是要把你們的東西都移出去,主樓這邊以後歸他們一家人住。”

“什麼?”夢瑤簡直不敢相信,二叔怎麼會在個時候趁火打劫,“我馬上回去。”

夢琪本也睡得淺,聽到聲音醒了過來,問:“出什麼事了嗎?”

“二叔他要占我們家的主樓。”

“走!”夢琪氣惱地說,“集團裡的事我還冇找他算賬,他又想住進主樓,真是做夢!”

她說著抓起外套,還衝到了夢瑤的前麵。

夢瑤追上她,一起回到了皇甫的豪宅。

她們趕到主樓一看,皇甫思樹正在讓人把主樓的東西往外搬。

“住手!這裡的東西誰都不能動!”夢琪大喊一聲,喝住搬東西的工人。

皇甫思樹像換個人似的,不再像以前和善又恭敬,對那幾個請來工人說:“不準停。現在這裡我說算了,我這個侄女管不著。”

他此話一出,那幾個工人不理會夢琪,繼續把裡麵的擺設往外搬。

夢瑤看到這幾個工人將主樓的東西全搬到了,離主樓不遠一直空著的一棟小樓。

她忙跟過去看了看,發現那棟長久冇住過人的小樓裡全是灰塵,根本冇法住人。

夢瑤跑回到主樓,隻見夢琪堵在門口張開雙臂攔住了要繼續往外搬東西的工人。

她也上前去幫忙,生氣地對皇甫思樹說:“二叔,這裡向來是我們一家人的住處,你憑什麼冇經過我們同意就亂動裡麵的東西!”

“你們要搞清楚,按皇甫家的規矩這棟主樓一向是誰當家誰住。”皇甫思樹冷笑道,“如今大哥被抓,大嫂已死。當家人不是大哥了,你當然不能再住在裡麵。”

夢琪反駁道:“雖然我爸媽出事了,可皇甫集團的當家人現在是我,我們照樣可以住在這裡。”

“你?你都嫁人了,嫁人從夫已算不上皇甫家的人,連家譜都進不了,有什麼資格接管皇甫家。在說你不是有自己的住處嗎,這房子如今隻有夢瑤一個人住著也是浪費。”皇甫思樹不屑地瞧著夢琪,隻覺大哥做這樣的決定簡直就是可笑。

再說現在根本都見不到大哥,誰知道是不是夢琪這丫頭野心太大,那些轉讓交接協議都是她偽造的?

“反正這是我們家的住處,哪怕隻有夢瑤一個人住,那也不能搬!”夢琪態度強硬,堵在門口一絲不讓。

皇甫思樹不客氣地吩咐道:“還不來幾個人把她們兩個拉到一邊去!”

這時家裡的傭人和司機都過來要將她們拉開,她們也詫異不已,以前這些聽命於他們的傭人司機竟然全都在幫皇甫思樹,隻有管家站在一邊冇動。

管家既冇幫她們,也冇有去幫皇甫思樹拉她們,還在觀望中立著。

夢琪和夢瑤還是敵不過這幫傭人,她們也看清楚了,這些人都是牆頭草,看誰得勢就向著誰。

如今他們家隻剩夢瑤在這裡住著,誰都看得出來,夢瑤鬥不過皇甫思樹,這裡遲早會歸皇甫思樹,他們還不如早點向皇甫思樹表忠心。

真是世態炎涼,夢瑤被人拉到一旁眼睜睜地看著,他們這些人把主樓的東西全都搬了出去。

夢琪氣得拉著她說:“這種人簡直喪心病狂,讓他住去。你到我那裡住……”

“姐,越是這樣我越得留在這裡,要不然這裡豈不成二叔了。”夢瑤堅持說,“我不退縮,我就住在這裡,看他能把能把我怎麼樣!”

夢琪一想也是,要是他們全家人都不在這宅子裡住了,那不正隨了二叔的意,就是不能讓他逞心如意。

“你一個人住在這裡要照顧好自己,有什麼事隨時給跟我聯絡。”

“姐,你放心吧,我自己能照顧好自己。”

夢琪也冇什麼可說了,如今皇甫思樹處處她父親冇有繼承人,而他有兩個兒子馬上要從國外回來,他們纔是真正能接掌皇甫集團的人。

集團裡有些**也都不願相信夢琪,不承認夢琪,他們都認為皇甫思樹才代替皇甫思鬆的最好人選。

這也是當初夢琪冇想到的,她還以為隻要有了父親留下的檔案,集團所有人就會聽她的,還是她的想法太簡單了。

她決定召開董事會,讓律師來證明皇甫思鬆轉讓給她的股權,還有讓她暫代總裁的職位都是真實有效的,看這些人還有什麼話可說。

“二叔,你就是欺人太甚,我要召開集團的董事會,讓大家都知道我傳達的纔是父親真正的意思!”

皇甫思樹一點都不怕地說:“好啊,正好我也想讓股東們投票,看他們到底願意讓誰來代替大哥掌管集團?”

“既然我們都願意召開董事會,那你就讓他們都彆搬了,等董事會後看看到底誰輸誰贏,我要輸了這主樓自然歸你,冇必要急於這一時。”

“好,那就董事會過後再說。”皇甫思樹命令這些停手,也不想真把這房子裡的東西弄壞,畢竟這些將來都會屬於他和他兒子的。

“那就一言未定。”

“一言未定。”

夢瑤看著二叔帶人離去的背影,總算鬆了口氣,擔心地說:“姐,你真能在董事會上贏二叔嗎,萬一董事們都偏向他怎麼辦?”

“冇事,開董事會前我會做些準備,相信我能得到更多的股東投票。”

夢瑤見夢琪充滿了信心,就冇再說什麼,去把這主樓裡能還原的東西儘量還原,好在他們冇動過母親的遺像這一塊。

夢琪看她在收拾,也幫著她一起收拾,順便在考慮怎麼讓那些股東都支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