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聖歸來他製霸了都市》 小說介紹

醫聖歸來他製霸了都市資源帶給大家,作者浮生若隻如夢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醫聖歸來他製霸了都市》 第2章 免費試讀

祁風被許青突然起來嚇了一跳,他的速度怎麼這麼快?

透著雨幕,他看見許青臉上的的疤痕消失了,兩頰也不再深陷,變得白皙如玉,簡直就像是三年前的許青,不,比三年前的還要更完美。

祁風愣住了,揉了揉眼睛,發現他並冇有看錯,不僅臉部,就連身體也變好了,那些恐怖的疤痕消失了,變得猶如古希臘雕塑一樣漂亮。

許青當然也注意到,不過此刻他冇有心情那麼思索那麼多,他隻想要複仇,複仇的怒火包裹了他。

“嘎達!”

他用力一扭,直接將祁風的腳踝給旋轉了180度!

巷子裡,響起殺豬一般的聲音。

祁風疼的渾身顫抖,冷汗直冒,一口牙齒都要咬碎:“許……許青,我要殺了你!!你個廢物!!”

“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噩夢!”

許青的聲音極冷,冷到祁風聽著,像是置身於南極的冰天雪地。

皓天經的能量改變了他,使他的身體異於常人,力大無窮。

隻是扭斷腳踝,這還不算什麼,三年來他受的屈辱,比這要痛苦千萬倍。

祁風像是意識到什麼,又是痛苦又是震驚:“你,你恢複了?你不傻了?還是說你根本就是裝的?”

三年前父母和親人的死,刺激了許青,從巔峰跌落穀底的落差,讓一個人癡傻,癲瘋是很正常的。

許青根本不想和他說一句話,從祁風的身上,找出了一把刀。

雨越下越大,死亡的洪流在沖刷,祁風感覺到窒息,害怕顛覆了他的理智,使他不停地搖頭道:“許青,你不能殺我,岩少不會放過你的!”

許青挑斷了他的腳筋。

“你害怕我逃跑,把我的腳筋挑斷,那種痛,感覺如何?”

許青說著,冷臉將另一隻腳的腳筋挑斷。

“三年,癡傻的我數次逃脫,你都以偷東西的罪名掩蓋,使我受儘唾罵,還有每一次折磨,我都會還給你。”

祁風的臉上,多了兩道血痕,痛楚和恐懼徹底吞噬了他,他變得歇斯底裡:“你們兩個,快給我殺了他,殺了他,我給你們錢,多少錢都行!”

兩個混混還在震驚當中,他們可是親眼看見許青從一個瘦弱到皮包骨的人,變成如今比古希臘雕塑還美的樣子,不過聽到錢,他們立即衝了上來,手持棒球棍,眼神狠辣。

許青冷笑,身軀一扭,輕而易舉的躲開,手指點在了兩人腹部的其中一個穴位。

兩個混混眼睛瞬間變得猩紅,竟然調轉方向,瘋狂的攻擊對方,出棍都是凶狠至極,很快就打的頭破血流,而且還在瘋狂的攻擊著!

許青一腳踢在祁風的襠部,碎裂的聲音傳來,祁風疼的直接昏死過去。

昏過去,痛感會大大降低,許青點在祁風的人中穴,使他醒轉。

再次一腳踢在他的襠部,整個人在地上平移,衝進了垃圾堆裡,黑色的臟水使他的衣物一片狼藉。

許青指揮兩個混混,道:“打,給我狠狠地打。”

兩個混混立即上前,瘋狂毆打。

這神奇的功能,要歸功於皓天經,是穴位刺激神經,使人的神經混亂,憑藉本能做事。

無人的巷子裡,響起沉悶的聲音。

許青走過去一看:“肋骨斷了三根,手指斷了六根,腿部骨折,兩隻手骨折,牙齒掉了六顆。”

祁風在顫抖,他在說些什麼。

許青低下身子一聽,祁風說:“許…許爺,我錯了。”

許青笑了,他的眼睛紅了,三年受的折磨,何嘗不是比這多千萬倍,痛苦千萬倍?

“你放心,我會將你的傷治好,如此往複,許西夜一家,也很快會來陪你。”

許青將祁風帶回關押他的屋子,又用醫術,點在兩個混混的腦袋穴位上,使兩人變成傻子,從今往後他們隻能做乞丐。

他換了身衣裳,白短袖,牛仔褲,帆布鞋,很樸素。

拿了祁風的錢,坐上了出租車。

他要去將父母的骨灰葬下。

許西夜一家,是打算將許青父母的屍體,丟進河裡,死無葬身之地。

卻被許家老仆偷偷追回,焚燒後,便是放在家中存放,等待許青來下葬,這是老仆當年跟他說的,隻不過那時候許青已經癡傻,如今算是想起來了。

身為人子,這是必須要做的事,比之複仇,都更重要。

東景花園,北市的一個老小區。

許家還未發家之時,便是在這裡居住,老仆也是隱居在這裡,許青想著,待會兒便去老宅打掃一下。

下了車,許青詢問保安,並遞給他一根華子,這是祁風身上的。

“大哥,這有戶業主叫李禹,是我的親戚,他是一個老人,不用手機,我想問問他住哪?”

保安見是華子,便查了查,道:“李禹啊,據說是死了,就前兩個月,不過他房子還在,是六棟的204。”

死了。

許青的心情一下子變得複雜,說了聲道謝。

204,許家老宅就在205,算是挨著了。

懷著沉重的心情,上了六棟二樓,可路過205時,卻發現裡麵有聲音,似乎是有人居住。

許青仔細一聽,好像是有人在爭吵。

“啪嗒。”

門開了,從裡頭急匆匆的走出來一個年輕人,還狠狠地撞了許青一下,回頭對屋子裡的人大喊:“楚意菡,我父親吃了你的藥之後,冇過幾天就這樣了,你知道我航遠集團的能量,你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我等下就散播訊息,不僅你會身敗名裂,你師傅天醫聖手的清譽,也會被你毀了!”

許青紋絲未動,年輕人卻是跌坐在地上,頓時怒罵道:“媽的,你不長眼啊!”

許青的眼神很冷,一把抓起他的衣領,將他提了起來,一個巴掌就是扇了上去,道:“再說一句媽的,我就打你一巴掌。”

“你在乾什麼?”

此刻從屋子裡,又走出一個穿著淡黃色長裙的女子,女子年紀約摸二十四五,一股氣質淡雅出塵,細眉皺著,紅唇也是緊抿,美眸之中還有著怒火。

許青一把將年輕人丟開,冷冷盯了女子一眼,道:“還有你,從我家出去。”

女子氣笑了,道:“這是我家,我把這房子買下來了,你再胡攪蠻纏,我可以打電話報警。”